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阳光在线娱乐

发布时间:2018-01-09 12:15:33 来源:阳光在线官网
  城市风险往往因缺乏风险意识而起,一个小小的导火索就可能引发巨大人员伤亡,让城市成为“不安全岛屿”。如何让风险意识、防控理念深植于人心,是我们不能回避的课题。
消防人员参加天津市和平区举行的反恐应急综合演练消防人员参加天津市和平区举行的反恐应急综合演练

  传统和非传统风险叠加

  半月谈记者 有之炘 陆文军 李鲲 卢国强

  城市是一个复杂的机体,一个巨大的社会运行系统。当下,我们面临着比以往更多、更复杂、影响更大的威胁,“城市问题”逐渐发酵,演变为“城市风险”。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城市步入了风险管理阶段。

  城市化进程加速度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用40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一二百年的城市化进程。城市化作为现代化的必经之路,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潜力和发展动能所在。

  十八大以来,我国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城镇化水平持续提高。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我国城市数量已达到657个。其中,直辖市4个,副省级城市15个,地级市278个,县级市360个。同期,我国市辖区户籍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已经到了147个。城镇常住人口为79298万人,乡村常住人口为58973万人,城镇常住人口比重为57.35%。与2012年相比,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了4.78%,年均提高1.2%,城镇常住人口增加8116万人,年均增加2029万人。

  在当前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人口快速向城市集聚,大型、特大型城市的数量不断增加,城市群、都市圈正加速形成。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三大城市群,以5.2%的国土面积集聚了全国23%的人口,创造了39.4%的国内生产总值,成为带动我国经济增长和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的主要平台。

  一座城市的“1”和“0”

  20年来我国百万人口城市数量翻了一倍,不断涌现的城市已经或者正在成为一个个庞杂的运行系统。随着城市不断扩张、人口不断增长,安全威胁也在不断加剧。

  去冬以来,一系列安全事故令人触目惊心:12月广东珠海凤凰山突发大火;同月天津市河西区友谊路与平江道交口的城市大厦38层发生火灾,10人因此死亡;而就在两起火灾前不久,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一场导致19人丧生的大火,至今还“烧”疼着全国人民的心。

  前些年的天津港“8·12”爆炸事故深圳“12·20”滑坡灾害事故、上海“12·31”外滩踩踏事故至今历历在目。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

  “安全”成为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的基础指标之一,具有重要意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认为,安全是“1”,其他工作是“0”,没有安全,后面的“0”再多也无用。

  风险管理已经成为我国未来城市管理的重中之重。安全风险管控,是守住生命红线、遏制各类事故发生的需要,是保和平、促发展的需要,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需要。

  城市的传统和非传统风险叠加

  民乃城之本,让人民群众在城市生活得更安全、更方便、更舒心,是城市运行的重要标尺。在人民的各种需求中,安全无疑是第一位的。

  在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孙建平看来,城市风险的归类方式纷繁复杂,其中既包括传统的风险,也包括非传统风险。大致可以梳理成以下几类:

  一是自然环境类风险,也称不可抗力的灾害性风险,包括地震、台风、暴雨等。此类风险往往暴露出城市的脆弱性,这些自然灾害有时还会衍生出大量的次生灾害。我国的自然灾害种类多,发生频率高,且灾情重、危害性大。若城市人口密度高、建筑物密集、产业活动频繁,自然灾害侵扰会增大城市安全风险,考验政府应对能力,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及2012年的北京特大暴雨灾害。

  二是基础设施运行风险。此类风险包含内容广泛,如各种交通运输方式的安全问题、不同运输方式之间的冲突,高楼建筑、工业园区、特定区位的安全隐患,航道内事故引发的港口功能瘫痪等。

  三是公共安全风险,包括人群聚集的大型活动、传染性疾病和食品安全等。以上海地铁为例,目前上海轨道交通总里程已达617公里,日均客流达到千万已成为常态。除了人潮涌动的地铁,F1、车展、网球大师杯等大型活动、赛事也是大城市所面临的挑战,瞬间散场形成的大客流,无疑对安全构成了压力。

  四是城市社会风险,主要是群体性事件、恐怖主义袭击等活动。深圳飞瑞斯科技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人脸识别、智能视频分析及物联网安防应用系统的公司,公司首席执行长董事袁琮炜向半月谈记者表示,面对此类非传统城市安全风险,传统的城市管理方式已经不能满足管理者的需求,需要创新技术手段进行管控。

  还有一类风险是伴随着新业态、新产业、新技术不断出现的,给城市带来了更复杂的安全隐患。例如无人驾驶,随着业态不断更新,原有的政策和法规难以适用,如果发生事故,责任如何确定,需要城市管理者做好预案。另外,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也面临着一系列不可预知的风险,近期倒闭的小鸣单车因其相关负责人称用户押金无法退还,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关注。

  城市安全是全球共同面临的问题

  放眼国外,城市安全的“痛点”和“短板”同样不少。

  据韩联社报道,2017年12月21日下午,韩国庆尚北道堤川市下所洞一栋8层建筑突发大火,造成20余人死亡,数人受伤;同年6月14日,伦敦西部一栋24层公寓大楼发生的大火,造成数十人死伤;同年5月12日,名为“Wanna Cry”的勒索病毒攻击席卷全球网络,大量信息系统因此瘫痪……

  无论国内外,随着人口大量流动、人口产业高度集聚、高层建筑和重要设施高度密集、轨道交通承载量超负荷以及极端天气引发的自然灾害、技术创新中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城市风险具有密集性、流动性、区域性、并发性等多重特征。

  与此同时,各种风险提前预判与科学管控能力不足,依然是当前许多城市的通病。城市风险研究水平、安全防控措施能力等诸多方面的发展,明显滞后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两者之间不匹配、不平衡,导致了一些重大事故发生,造成了生命财产的损失。 

https://s22.cnzz.com/z_stat.php?id=1264567908&web_id=1264567908